2007
  • 2007,“反智”社会的讨伐:这一年,中国好像进入了“反智”社会。地方政府官员拿出一个纸糊的华南虎欺骗全中国,南京彭宇不知道扶起一位老人竟要吃官司,物权法加上飘扬的国旗都保护不了“最牛钉子户”,小三遭遇了网民讨伐。网友已经过河,有人还在摸石头欺世盗名,道德已经漫过了河堤,有人还不承认湿脚走路。
  • 天涯首届网络春晚——开往春天的骚包车
    亲爱的天涯网友、斑斑、领导们,大家晚上好,欢迎大家乘坐首次启航的T2007次开往春天的骚包车,我是列车播音员烂烂。现在由我来为大家介绍列车运行中的注意事项。首先,为了活跃经济,和谐社会,更为了提高本车在春运期间的上座率,我们热烈欢迎大家在途中贩卖各种食品,插播各类广告,租金免费。如此优惠,您还等什么?赶快行动吧! [详细]
  • 谁来救救我们的孩子?—400位父亲泣血呼救
    他们是一群朴实平凡的男人,他们是一群无私、执着、散发着父性光辉的汉子!共同的遭遇让他们的命运紧紧连在一起。为了寻找他们的不幸被人贩子骗卖到山西黑窑场做苦工的孩子,他们倾家荡产,四处奔波,冒着生命危险一次次潜入大山深处寻找他们的孩子。两个月来,他们先后营救出和自己的孩子遭遇同样不幸的孩子40余人,有些孩子曾和他们自己的孩子是工友,从中他们得到了一些宝贵的线索,终于迎来了希望的曙光。他们相信,在这个崇尚自由的和谐社会里,每一个生命都是值得尊重的。他们仿佛看到了那些不法分子受到了惩罚,受尽摧残的孩子们获得了自由,正向自己奔来。可是当他们找到有关部门遇到的却是互相推诿的时候,他们的希望似乎又要破灭了。他们绝望之极,400多位父亲发出泣血的呼救 [详细]
  • 天啦这个转正了的小三超级狂啊!——“3377事件”原帖
    她,个子高挑,大大的眼睛,充满艺术气质,高傲的外表下是一颗敏感的心,真实的她,脆弱,善良,真诚,友爱。。。她就是我少年时期同窗过两年的同学,少女时的她,充满艺术细胞,脑子里总有奇思妙想,身材挺拨的象一颗小白杨,身边总是围着些男孩子,但是都被她矜持地拒绝。。。 后来我回了北京,但是一直与她保持着联系。 后来,她去了南开大学,为了考上她心爱的学校,听别的朋友说,她曾经整天地钻在书堆里不吃不喝。天津和北京离的如此之近,我们又开始见面了,还记得我们一起躺在她在校外的小床上幻想爱情的情节,我们一起疯狂大笑,或是一起默默无语。她,非常骄傲,非常单纯,非常善良 [详细]
  • 原图现世,陕西华南虎尘埃落定?
    华南虎喧嚣已久,从镇坪政府到陕西林业厅,从国家林业局到《科学》杂志,更莫如诸多媒体,众多记者学者,广大网友,唯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还原事情本身”,华南虎照片的真假重要吗?当然重要,没有真正的华南虎,纳税人的血汗钱将被又一次挥霍,而且仅仅因为一张假照片,显然,在所有事情中,华南虎照片的真假逻辑在先,这是无可回避的关键问题。 网友们不懈发掘着证据,用纯朴的自觉正义一步步在证伪整个事件,没有真相,在所有证据被掩盖和隐藏后,我们只有艰难的一步步逼近事件本身,所幸的是还有这么多坚持信念的网友和诸多穷追不舍的媒体记者,我们并不能理清事件背后的利益链条和阴谋动机,但我们在一步步让所有人看到事件真实的那一部分。 [详细]
  • 关注重庆所谓“最牛钉子户”最新情况
    随着《物权法》的颁布,抵制拆迁的重庆市居民杨武、吴萍夫妇被人们普遍关注。据说,为了这一个个例的拆迁事件,建设部官员及重庆市市长王鸿举亲自放话。据媒体报道,昨天是所谓法院下达强制拆迁的最后期限,不知结果如何,甚为关注。查百度,最新消息也就是昨天下午两点的。我感觉,似乎已经被强制拆迁了。特别关心的是杨武先生受到人身伤害没有?想起了孙志刚。2003年,孙志刚以生命为代价唤起了人们对收容遣送制度的关注。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场面使无数人为之动容,至今思之,心潮仍然难平。虽然从另一个角度看,孙志刚之死导致了收容遣送制度的废除,是有价值的。可是,生命是不可逆转的。难道在和平年代,如此优越的社会制度下,所有的改革都必须以鲜血为代价吗?写到这里,想到杨武先生,一股凉气直窜脊梁,不寒而栗! [详细]
  • 彭宇案折射出中国公众的集体无知!
    南京的法院就判了彭宇是撞了老太太!法院的理由是,你彭宇没有证据证明你没有撞,所以就判你撞了需要承担医药费4万元。有人说,法院没有判彭宇撞,只是彭宇脱不了干系,根据公平原则承担40%的责任,彭宇说,没有证据证明我是撞击者,我就和老太太跌倒事件无关,也就是说我不是老太太跌倒事件的当事人,不具备引用公平原则的条件。原告说,为什么你要送老太太去医院还承担医药费?彭宇说,作为旁观者出于人道公德这样做最符合逻辑。整个事实和庭审基本如此,法官于是作出上述判决! 为什么说中国公众集体无知?因为公众的炮火对准的是老太太一家,觉得他们很无耻。这就和黑社会猖獗谴责黑社会一样无知!黑社会是这个社会的毒瘤,是社会的病菌病毒,病毒和病菌肆虐我们什么时候看见公众一致谴责癌症艾滋病和非典病毒的无耻了?公众谴责的是没有有效的措施去抵御这些病毒和疾病的侵袭,如果公众总是一致谴责这些病毒和疾病本身对人体的伤害,那么这个公众就是集体无知弱智和不可救药!黑社会的猖獗也是一样,为什么毛泽东时代没有黑社会? [详细]
2007